再生:译诗秘诀——树才:华体会网页版,华体会网页版登录入口

本文摘要:简介:2020年11月17日,“一带一路”背景下的国际诗歌与酒文化大会暨世界诗歌翻译与国际流通圆桌会议正式召开。

简介:2020年11月17日,“一带一路”背景下的国际诗歌与酒文化大会暨世界诗歌翻译与国际流通圆桌会议正式召开。法国著名翻译家、诗人舒才在会上发表了精彩的演讲。关于诗歌翻译,他提出了再生理论。

“再生”有三层含义:一是译诗文本的“再生”,二是译诗生命的“再生”,三是译诗的“再生”。一个译者,如果他是一个诗人,他不能弄清楚他是否翻译或创造了他翻译的诗歌中的词、节奏和韵律。这涉及到译者的诚信问题。

诗歌翻译这种跨语言的工作,对译者提出了诚信的双重要求:一是外语水平,也就是打外语的水平;第二,母语表达(‘再生’更多体现在这个阶段),即一首译诗能否在译者母语(目的语)中成为一首诗。应该说,译诗是一种瓷器的工作。你没有外语的金刚钻,你甚至没有翻译的资格;另一方面,如果你只有一门外语但没有诗歌的能力,金刚钻的巅峰就会自我突破,自然你也就达不到诗歌了。

这位金刚钻必须具备双重才能,才能应对翻译诗歌的挑战。在一首现代诗中,我把声音的形式理解为节奏,而不是韵脚。就翻译诗歌的效果而言,弯曲和押韵的努力是一半的努力。

诗歌的原则是自由。你调动你的语言潜能,把你想表达的工具表达的最生动,最形象,最形象。这是诗歌最简单最简单的目的。达到这个目标是最重要的,不押韵是次要的。

波德莱尔本人就是一个伟大的翻译家。他把美国作家爱伦坡的作品翻译成了法语。有人指责他模仿爱伦坡。在1864年6月20日的一封信中,他解释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耐心地翻译坡的作品吗?因为他和我一样。

当我第一次打开他的书时,我的心里充满了恐惧和惊讶。我看到的不仅是我梦寐以求的主题,还有我想到的那句……‘他和爱伦坡没有区别!他脑子里想的是坡三十年前写的。译者和作者能相遇,能有这样的默契,真是奇迹。

诗歌翻译是一种神秘的工具。我站在“原文解析论”的道路上,更倾向于“译者解析论”。

主导中国翻译领域的基本是原文解析理论。人们执着于严复的“信达雅”,把他们奉为神明。

事实上,如果你仔细研究严复的翻译实践,你就可以清楚地看到,“信达雅”只是他暂时的理论和理想的框架。严复的翻译实践恰恰是对他自己“信达雅”思想最有力的反驳。

的确,必须尊重原文。这是一个原则。因为所有的翻译都必须从原文翻译过来;原文在前,译文在后。

按时间顺序,原文自然在原文之前(是一种先于译文的文字)。但是,所谓的‘原文翻译’,所谓的‘对原文的完整准确的理解’,所谓的‘本意是这个而不是那个’……这些都是诗歌翻译真的很白痴的梦想,完全发生了。

需要注意的是,如果要翻译原文,需要经过译者的搅拌机。水、沙、砾石等。要制作混凝土,必须用搅拌机搅拌。搅拌机很吓人,翻译就是这个搅拌机。

一首现代诗是语言的生成,它的翻译也是语言的生成,它也必然是语言的“再生成”,否则就不可能有被翻译语言的诗意生命力。因此,关于诗歌翻译,我提出了“再生论”。“再生”有三层含义:一是译诗文本的“再生”,二是译诗生命的“再生”,三是译诗的“再生”。

我主张我们不能再静态地研究“原文与翻译”之间的影响关系,而应该引入“译者”这一最重要的维度,将“原文与翻译”之间的二维对应关系转化为“译者与翻译”之间的三维关系
这三种形式构成了一个交织在一起的三维空间,可以让我们在翻译一首诗的过程中窥见更多真实和隐藏的形式。译诗的关键是翻译(译诗是一件瓷器作品,需要金刚钻,这是外语能力);译诗就是译诗(诗歌翻译的生命力只有通过译者的心脑努力才能“再生”)。

还要强调两点:第一,原文与译文的关系不是一与一,而是一与多;第二,不管是谁翻译的,也不管是从哪种语言翻译到另一种语言,翻译出来的诗永远是另一首诗(绝不是同一首)。中国现代诗歌有一个源头,就是译诗。诗歌翻译和诗歌翻译是两种不同的观点。只有当“诗歌翻译”积累到一定年限,翻译作品的数量才能达到“译诗”的规模。

你看看中国现代诗歌100多年的历史,估计诗人和翻译家都占了50%以上。诗歌翻译与诗歌创作之间,诗人与译者之间,不是简单的影响关系,而是一种“S”型互动渗透关系,相互影响。当戴望舒写《雨巷》时,他敏感而热情,他会对波德莱尔和魏尔伦诗歌中的音乐感兴趣。入世后,他反思自己之前的诗学:诗歌不能只满足于表象的音乐效果。

诗歌的音响效果,有时深沉含蓄,有时肤浅肤浅。诗歌有音效,这其实是语言伴随而来的最常见的语言现象。

所以,当他想把自己悲伤的履历写进诗里的时候,当他写《我用残损的手掌》的时候,一定会更加注重形象的作用,像‘触’这样的动作和形象就成为了诗里的主要内容。一首诗,我一直认为,至少有两层含义:一是看得见,吸引眼睛,让眼睛在遇到它的时候明白它的意思;另一个是无形的,向耳朵敞开,使耳朵不经意地理解它的声音。这两个意思也是是两种形式吧:一是意义形式,是可解释的,让意义变得显豁,二是声音形式,是只可听的,只能在倾听中意会……很显然,声音形式更神秘,也更难进入。

因为入心,总是难的。声音有穿透力,能直抵人心。翻译一首诗的时候,意义形式,相对来说容易一些,说到底,没有弄不懂的意思。固然,隐喻让意思不确定,飘忽起来。

这是另一个难题;声音形式,从基础上来说就是不行译的,它是翻译的界限或极限,因为它无形,不行见,但又不是没有,不不,它恰恰是最致命的有,它像气一样,流贯在一首诗的字里行间……如果能把声音形式在一首译诗中"再生",即重新活过来一次,那么,这首译诗才会真正有一种诗的意味了!外语差的译者,意义形式,应该能够掌握,多花功夫或者请教人就是了,但声音形式,非得你的外语水平"足够好"(这是诗的致命的语言敏感)才行,任何人都无法从外部资助你,因为声音是粘附着词语的,它风一样移动着,你只能感受、感知、感悟它,而且必须用心。翻译像一面多棱镜,折射出诗歌的差别面相。

翻译不仅是诗歌文本"再生产"的一种方式,还是诗意"再生成"的一个历程,也是译诗"再生长"的一个空间。树才:著名法语翻译家、诗人。

本文关键词:华体会网页版,华体会网页版登录入口

本文来源:华体会网页版,华体会网页版登录入口-www.liang-master.com

网站地图xml地图